接连出现的古玩城经营困局

2017-11-08 17:10

然而,就在十几天前,来自芙蓉区法院的一纸拍卖通知,曾让这些商户坐立不安。通知显示,大麓珍宝古玩城将被执行拍卖,申请执行人为多家银行。

10月7日,长沙大麓珍宝古玩城,因无法偿还多家银行贷款,这里将被拍卖。图/记者华剑

如今,被誉为民营古玩城标杆的大麓珍宝古玩城面临被拍卖的命运,这无疑成为长沙古玩市场发展历史上的一件大事。同时,接连出现的古玩城经营困局,也反映出长沙古玩市场存在的问题。对此,从事古玩经营多年的刘本农(化名)认为,相对于其他行业,古玩行业的商品价值缺乏量化标准,很多交易建立在买卖双方的朋友关系之上,供需关系不牢靠,也不能充分发挥市场规律。

“2011年开张之后,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古玩城,现在它已经在国内的古玩行业具有一定的影响力。”陈长春告诉记者,在经营古玩城的同时,他还开办了多家公司,但面对经济整体下滑,他不得不关停其它企业,保证古玩城的正常运行。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户说,“尽管大家都收到了拍卖通知,但目前古玩城的运转正常,商户的生意没有受到影响。”

根据拍卖通知,大麓古玩城各租赁户均可报名参与竞买,并不得再向被执行人陈长春或者其委托的市场管理方等缴纳租金,后期租金须缴纳至该院指定账户。

这位商户告诉潇湘晨报记者,今年以来,古玩城的生意并不好做,“特别是下半年,能够维持收支平衡就不错了。”按照她的说法,大麓珍宝古玩城的门面租金价格多在100-250元/平方米/月之间,在长沙的古玩市场处于中上水平,“但这里的物业比较好,24小时安保,能够实现门面的夜间经营,这在长沙是唯一一家。”

大麓珍宝古玩城2011年开业,总营业面积为10099平方米,总投资1.6亿元,设计铺面200多个,是“中南地区规模最大、档次最高、配套设施最齐全”的古玩城。

陈长春介绍,目前古玩城的运营方是大德昌文化交流有限公司,商户租金都是交给这个公司。

10月7日,国庆长假最后一天,位于长沙韭菜园路28号的大麓珍宝古玩城内,各家商户一如往常,他们或忙着向买家推荐商品,或安静地独自坐在店内看杂志、翻报纸。

刘本农特别提到,相对于其他城市,长沙的古玩市场偏多,“一个城市,真正做得好的古玩市场只有一两家,长沙最多有七家,肯定超过了市场容量。”基于此,刘本农认为,长沙古玩市场还将经过一段优胜劣汰的发展历程,最终会回到“一家独大”的局面。

在她看来,目前大麓珍宝古玩城的处境,并不是古玩城经营问题导致的,“在经营模式上,各家古玩城都差不多,都以租金为主要收入,大麓做得还不错。”而说到此次拍卖的影响,她认为,“至少现在还没看到什么不利的局面,将来不管是哪个老板接手,我们和大德昌之间的协议还要继续执行,因为它还有10年的经营权,所以大家相信,拍卖不会给商户经营带来多大影响。”

本报长沙讯说起长沙的古玩市场,不得不提的名字是“清水塘”。2011年,这个曾经闻名全国的古玩一条街因长沙市博物馆改造工程而搬迁,长沙古玩市场也随之进入“后清水塘时代”。

不过,历经4年发展,古玩“七雄”难有当年气势,变化最大的当属河西的长沙古玩城,从最初的几十家商户,到现在的4家商户,市场已经难以为继。而在此之前,位于长沙坡子街的“湘韵阁”古玩市场,2005年开张之后,不到两年便转向经营。

温州人陈长春,身材瘦削,言语温和。说起大麓珍宝古玩城,他难掩自己的惜爱之情。

这家标榜为“中南地区规模最大、装修最豪华的古玩城”,为何会被多家银行申请执行拍卖?10月7日晚,古玩城负责人陈长春坦承,因自己多元投资,加之经济整体不景气,导致银行贷款无法按期偿还,最终触发了此次“拍卖事件”。

陈长春并没有透露银行贷款的具体数额。不过,拍卖通知显示,陈长春抵押给银行的财产评估价格总和为1.185236亿元,抵押建筑面积总和为6249.12平方米。

陈长春还是没能挺过难关。“差不多连续10个月吧,我们没有偿还银行的贷款,不是故意不还,而是没有偿还能力。”陈长春表示,“大麓珍宝古玩城的门面大部分是我的自有产权,被我用来抵押给银行贷款,因为我的多元投资固化,以及整体经济形势下滑,最终导致这样的局面。”

当时,从清水塘出走的商户,纷纷转投各处,在长沙形成长沙古玩城、天心阁古玩城、白沙古玩城、湖南古玩城、大麓珍宝古玩城、湖湘文物市场和清水塘古玩市场“七雄争霸”的局面。